西伯的忍冬

冬天很漫长,更别提西伯利亚的冬天了。
花名“耐冻(实为忍冬)”,寓意残年独守,如我心境。
望君善待之。





这里是忍冬,称叶子亦可。

我有点想码字,但我不知道写点什么好。

这是个简陋的置顶

我曾经想过做个新世纪的英雄,后来发现我只是个孩子。
我曾经想过要不然做个新世纪的狗熊,后来发现我只是个熊孩子。
我曾经想过要不然就这样活着,做个新世纪的新青年,后来发现我也不新,我也不旧。
我喜欢花,喜欢草,喜欢深海中的鲸,喜欢屋檐上最后一抹余晖。
什么天马行空,都想过,最后依旧什么都没有做成。
我会不会特别像个孩子。
我会不会特别让你喜欢?

这里忍冬/上洛。
叶子/叶砸/洛洛/阿洛都可以。
很高兴能认识你。

对魏无羡来说,不是世人所畏的三毒圣手,不是世人所敬的江宗主,也不是江晚吟。
只是江澄,未字未冠的江澄。
对江澄来说,亦是如此。

游戏的最后一天。
除了天祝点六连,跟卿书一起到处拍照什么的确实很开心。
一开始就做好了道别的打算,但最后还是没忍住回帮派看了一眼。
突然有点舍不得我这个贫穷华山辛辛苦苦攒起来的十三万银两,我连满江红都还没买呢。
算了,这样也挺好。

【米加】恒星的思念

阿尔弗雷德·F·琼斯,正坐在第一排玩着手里不知道是谁送的笔,讲台上老师的嘴巴张开闭合,讲述的物理题全都是初中内容的再演绎,阿尔弗一句都没听进去。

他本来是想直接趴下睡觉,但第一排讲台前的位置让他对前方穿着碎花裙的美女老师心生些许愧疚,教室角落里的空调呼呼地吹着冷风,打在教室里一群热得像一只只二哈柴犬的单身狗们上。金黄色的发尾缀着一滴汗珠,冷风扫过的时候正好落在阿尔弗的脸庞,让他瞬间清醒。

上一节信息课,对面的男生兴奋地打着绝地求生,不时爆出一句脏话,骂骂咧咧哪个孙子又又背后偷袭。信息教室在旧教学楼的三楼,要爬过一段阳光暴晒下的楼梯,整个信息教室里像是扔进了一个变...

总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进步的,细细回想一番发现也没好到哪里去,还把自己的身体搞得比什么都娇贵,完全没有最早的时候为了喜欢的事物熬夜和细心的时候了。

【米加】当我亲吻你的时候

*逆光的那个时候美到我描写不出来,心痛到原地爆炸

《当我亲吻你的时候》

阿尔弗雷德哀嚎了一声,趴在了旧式的木桌子上。旁边棕色的文化板已经被玩的一个钉子不剩,可是距离收卷还剩下十多分钟。

阿尔弗放弃了挣扎,干脆直接趴在桌子上侧着头看另一边的窗,看另一边的窗外的景,看另一边的窗边的人。

初夏的下午早已能够褪下厚重的冬装,却也不用着急将自己的裙底露给满胀的欲.望,因为单是不暖的阳光就能让这群女人的皮肤接近非洲一个色号。阿尔弗看着穿透树叶的光芒,突然在想这束穿过金色的叶的金色照在的那个金发的人身上的时候,那个金发的人是否像他一样,思绪如同那金色的光一样,让人捉摸不到。

碧蓝色的眼珠框里转来转...

© 西伯的忍冬 | Powered by LOFTER